山回💫

文评💫



人生中第一次写文评,献给  @歌尽槿花 å¤ªå¤ªw 真的很抱歉在完结了一个多星期之后才写了文评,希望太太不要嫌弃吖


        其实我并不是从太太一开始更就追文的,大概是在更新到曦瑶薛晓见面的那一段才发现了这个大宝贝(✖╹◡╹✖)


        最开始注意到这篇文,是因为恶友&薛晓&曦瑶都是我心头挚爱,难得看到一篇同人把这几位放在一起写,而且还是原著向,于是立刻关注了!!!之后发现,太太的文风hin有特点的,虽然不像别的太太文章中包含很多词藻很惊艳或者字里行间很有哲理的句子,但是这篇同人里的句子都让人读来很舒服,有种脉脉流淌着的春水的感觉。


        之前读过一句话,“人的一生中会遇到两个人,一个惊艳了时光,一个温柔了岁月。”我觉得,太太的文章大概就温柔了岁月吧💗


        (因为之前没有写过文评,所以不太清楚要写些什么,就自作主张挑了几个大爱的片段qwq)


        屋内隐约有两人争吵声传来,晓星尘为避嫌正欲离开,却被一句话扯住了脚步。


   


     “你以为我是薛成美?”


      


      说话那人正是金光瑶。


        很多恶友重生的同人文中,多少都会提到他们各自那段未尽的坎坷爱情,但常会不自觉的把他们俩在这份感情中扮演的角色写的过于相似,而忘了两人的不同--毕竟一人是苦守八年,活成心上人的模样;一人是在雨夜破庙中被心上人一剑贯穿,声音嘶哑目光愤恨--因此哪怕二人同样重生,同样与心上人重逢,所思所言大抵该是不相类似的。


        而太太写的这段话,直截了当的展现了这种不同,同时也将阿瑶一直隐藏在温和的微笑下的骨气与脾性展露在读者的面前了。


        (说实话,我以前不是很喜欢看图片形式的同人文,但当时就是因为读到了这一段,立刻就坚定了要把这篇宝藏追完的想法!)




        “行。”




        他长长的呼了一口气,肺扯得生疼。




        “当好人没什么意思,还是当坏人痛快。”


        第十九节算是太太文中的一个高潮吧,不管是前半段道长和羡羡谈论洋哥的前世今生,还是最后洋哥看似云淡风轻的一句“只求下辈子,再也别见”,都让人心里钝钝的痛。但真正有了流泪的欲望,便是看到↑一段的时候。


        曾经在某首歌的评论里看到这句话 “从没有人想过,他的降灾,是否也曾唤作xiang灾呢?”


        虽然我觉得以wuli洋哥的性子,这个假设应该不成立 (/。\)但是还是忍不住去想,如果没有常慈安……他大概也会成为一个阳光下恣意明媚的少年吧。


        就像羡羡说的:“前生罪无可恕,这辈子,他却是想为善的。”


        愿这个有虎牙的少年,来生神采飞扬,沐浴阳光,四海逍遥,喜乐安康。




        感觉自己写着写着就偏题了 (;´à¼Žàº¶Ð”༎ຶ`)总之以上就是在看完太太的文之后的一篇激情🌈彩虹屁……


        最后再说一句,我爱像太太这样日更的作者!!!


       


      

幸得有汝💫

江氏晚吟 一宗之主

至亲五位 三抔黄土

两字誓言 一人反目

幸得有汝 不复孤独




前三句话很有名了,各种关于魔道的歌的评论下面都能见到,今天自作主张加了最后一句,如有侵权之类,会删。


这里的“汝”,各人心中有各人的理解:你可以理解为至亲中最后一位金凌,如果你吃的是澄的某一cp,也可以理解为cp中的另一位。

但我更愿意理解成所有所有喜欢澄的人,有我们在,就不会让他孤独吧。

「江澄生贺」当年当念-记一次采访经历



采访体  å±±å›žæ˜¯ç¬”名 意思都懂:-D


双杰友情向


真·xxj文笔  私设如山




山回:“管事先生好呀,今天是我们江宗主的生辰,想问一些关于这个的问题可以吗?”


管事:“可以可以,正好今天莲花坞里的事务不是很多。(笑)姑娘想打听这个,莫不是心悦我家宗主?”


山回:“(害羞捂脸)是的……我从宗主少时在姑苏求学的时候就很喜欢他了呀 (∩ᵒ̴̶̷̤⌔ᵒ̴̶̷̤∩)”


管事:“这样啊,那我就从宗主小时候的生辰讲起吧 :-D 那时候宗主还是个满地跑的小公子呢,一群丫头小厮给他贺生辰的时候,围着他蹲了一圈,净说些好听的话。小公子呢,扳着肉肉的手指,一句一句地记着,还不许说重样的,可把我们为难坏了。”


山回:“啊,现在江宗主倒是看不出一点小时候肉嘟嘟的样子了,想来是肩上的担子重了,压的人都瘦削了许多。”


管事:“(缓缓点头)是啊,那时候,莲花坞上下其乐融融的,江姑娘还会亲手做些莲藕排骨汤,我们这些做下人的也有份。(顿了顿,忽然笑弯了眼睛)说起来,小公子当时还为这事发了好一通脾气呢……”






江澄环着双臂,别扭的把头扭向一边,细长的柳眉耷拉着,嘴一撇,小声嘟囔着;“明明是我过生辰,阿姐却给别人做好喝的,都不能陪我了……”


“呀,阿澄是这么想的吗?”江厌离歪了歪头,眨巴着眼睛,软软糯糯地轻笑道,“可是阿澄过生辰,莲花坞上下都很高兴呀。阿姐也很开心,所以才做了莲藕排骨汤分给大家。”


“……哦。”江澄点了点头,却仍撇着嘴,眼神四处飘忽不定。


“金珠姐姐,”江厌离转过身,踮起脚,小心地拉了拉身侧侍女的衣袖,仰头乖巧地微笑道,“金公子带来的那只小奶狗呢?”


“小姐别急,在这呢。”金珠将怀中的毛茸茸的一小团递了出来。江厌离忙伸手接过,转头将其呈到江澄面前,“这是上回金公子来时赠的一只小奶狗,我想阿澄一定喜欢,便一直等着生辰时送给阿澄呢!”


听到有一只小狗作为生辰礼物,江澄一双圆溜溜的杏眼瞬间有了神采,他将小狗抱在怀里,轻轻抚了抚它毛茸茸的头:“好可爱的小狗!”,他抬眸望向江厌离,语气中隐含着几分期待与请求,“我……我可以给它取个名字吗?”


“当然可以啦!”江厌离笑眯眯的,双眸如天边的新月,“阿澄想给它取什么名字呀?”


江澄犹豫再三,抬起头,眼中满是坚定:“就叫它茉莉吧!”






山回:“(一下子没憋住笑)噗……原来宗主从小就喜欢这种风格的名字……”


管事:“是啊,我们当时也都想笑却又不敢笑的,憋坏了。”


山回:“那除了收礼物之外,宗主生辰的时候还会做些什么呢?”


管事:“(扳手指数着)开家宴、吃长寿面什么的,总之都是一些寻常习俗。”


山回:“这样啊……(略有失望)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啊……”


管事:“(笑眯眯)后来那位魏公子来了,宗主的生辰就变得很有趣了啊……”






“江澄江澄!”魏无羡用力推了推榻上的人,压低了声音唤,“江晚吟!晚吟师妹!”


“瞎叫唤什么……”江澄翻个身,坐起身来,手肘撑着床栏,脑后的乌发尚有几分凌乱,浑然一副将醒未醒的样子,“几时了?”


“子时三刻。”魏无羡答道。


“哦,子时……”江澄迷迷糊糊地应着,忽然猛的睁开眼,“才子时你急着喊我干什么?魏无羡你有病吧……”


眼看着江澄又要躺下继续睡,魏无羡有点急了,赶紧拉住他,从中衣袖中拿出一个小玩意:“江澄你瞧这个!”


江澄伸手接过去,拿近了细细一瞧,是个小巧的剑穗。绛紫色的流苏柔柔地垂落下来,铺陈在他的大半个手掌上,虽然比不过三毒刚铸成时,阿姐为他结的那只,却也算的上是小巧玲珑,看得出是用了心的。


江澄于是也清醒了几分,转头去问他:“你……自己做的?”


“那当然了,送师妹的生辰礼物,可不得自己做!”魏无羡笑着凑近了些,挑挑眉问,“怎么样怎么样?喜不喜欢?”


“……不算太丑吧。”


“师妹你怎么这样呢,你这个口是心非的人!我看你明明很喜欢的样子!”


“我才没有!还有,魏无羡谁是你师妹!”


“当然是你了,你放心,全莲花坞我只认你一个师妹!”


“死开!!!”






山回:“(噗嗤笑出声来)大半夜这么皮……不会被虞夫人骂么?”


管事:“因为是生辰之日,虞夫人的脾气会稍稍温和一些,但有一年,虞夫人忍无可忍,还是罚他们跪祠堂去了。”


山回:“生辰之日被罚跪祠堂……真是有点心疼宗主了。(顿了顿)对了,今日是宗主生辰,管事先生肯定有很多事情要忙吧,是我打扰您了……”


管事:“(摇了摇头)无妨,其实……也没什么好忙的。”




毕竟那位魏公子走了之后,便再也没人敢替宗主张罗生辰了。




                  时乱葬岗围剿十年后。




END